亚希传媒亚希传媒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辛巴流量花了2500万燕窝售假被平台“压榨”

“快手哥”辛巴又生气了。

在6月5日晚的直播中,辛巴透露自己花了2500万元购买流量,但一小时后只有80万人观看。

对此,辛巴甚至在直播过程中失控:“我的20、3000万都去哪儿了?为什么我关注我的徒弟,你要我钱?”

说到兴奋,辛巴甚至让自己手下的所有主播都站在自己身后挑战快手。

此外,在提及销售假冒燕窝导致辛巴消失一事时,辛巴指出,抖音的“小行为”是抖音利用资本操纵舆论,造成50多起销售燕窝事件。负热搜。

真相是什么?

辛巴抱怨被平台“挤压”

曝出直播赔2000万

辛巴直播的“誓死战”在“618”期间掀起了高潮。

据红星新闻报道,在6月5日晚的直播中,辛巴声称花了2500万元购买流量,但一小时后只有80万人观看。对此,辛巴甚至在直播过程中失控:“我的20、3000万都去哪儿了?为什么我关注我的徒弟,你要我钱?”

根据辛巴的说法,他被快手限制,不得不花钱购买数据。“我在这场直播中烧了超过2000万(元),而我的主播的3000万粉丝只有两三十万的观看次数,”辛巴在直播中说。

除了花钱买流量直播,辛巴表示,发布宣传视频也是如此。想要达到6000万的浏览量,就需要花200万元购买流量。

直播平台哪几个平台是用电脑播的_平台直播_lol直播斗鱼直播平台

对此,辛巴算了一笔账,称一场直播要2000万元,“我卖3亿元,提成15%-20%,你快手也扣5分,去掉人工费和税费,我还有8%抖音涨粉策略,还剩2400万;我烧了2500万,送了1000多的礼物平台直播,我给直播交了2000万!”

辛巴直言,如果快手敢被封号,他会算上“快手百罪”。后来有粉丝建议辛巴转平台,辛巴坚称自己是快手培养的,不会带球队去其他平台。

据AI财经社报道,辛巴在直播时也“惊呆”了抖音,因为假燕窝事件被封禁。他说燕窝是网红主播在抖音上卖的第一个产品,但最后站出来发了50多个热搜的却是他,所以他认为这件事被抖音放大了。

对此,据快的科技及相关媒体报道,辛巴近日将抖音告上法庭。

据奇查App显示,抖音近期新增了多条法院公告。原告为电商主播辛有智(辛巴),被告为。

说明本案涉及网络侵权责任和名誉权纠纷。审判庭为广州互联网法院。它包含多个案例,将于2021年6月21日举行。

不过,双方均未就此事公开说明,案件信息也未说明原因。

据相关人士透露,本案的起因可能是由于抖音平台上存在一些辛巴的负面内容。虽然这些内容是个人发布的,但辛巴可以通过被诉平台要求删除部分内容。

网友讨论

消息一出,迅速引起网友热议。

有人对辛巴表示同情,资本看重利益。经历了一连串的风风雨雨,辛巴再也没有以前那么漂亮了,出事也很正常。

不过,也有网友质疑,辛巴的投诉涉嫌被人盯上。

毕竟在惨淡的销售之后,辛巴在“家人”的帮助下完成了3.72亿的销售额。

这个成绩,虽然和辛巴此前经历“鸟巢事件”后复出相比,但在3月27日的单场直播中,3.5小时内完成销售额超10亿元,表示没有。很抢眼,但也是普通主播无法企及的。

目前,快手和抖音官方均未对此事做出回应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近年来直播电商的兴起造就了淘宝的薇娅、李佳琦、抖音的罗永浩等一批“致富”主播,但敢于公开挑战的只有辛巴。平台。

这也主要得益于快手直播电商在成长初期的“家族”品牌。对头部主播家族的依赖,让快手逐渐失去了平台应有的约束力。

“农民之子”坐上快手宝座

相比李佳琦和薇娅,辛巴的竞技场味道无疑更重一些。

根据他自己的说法,他出生在一个光秃秃的东北农村仓库里。“父亲说人穷,无济于事,就给我取名叫辛有知。”

早早投入社交体验的辛巴,早期的发展并不顺利。他做过生意,卖过尿布,欠过债,被合伙人拉黑……2016年,辛巴开始在快手直播。给每个人创业的起起落落。

那个时候,楚瑞雪是快手的主播。为了追求自己的女神,辛巴在楚瑞雪的直播间不惜重金,冲薄红颜笑了笑。后来辛巴真的嫁给了楚瑞雪,在快手用户中引起了关注。

快手刚涉足电子商务时,辛巴敏锐地抓住了商机。“我记得我在快手卖的第一个产品,棉码。我们和同类产品做了很多比较,然后选择了它。第一次直播卖了12万。我当时就知道有一天我可以卖1000万。” ”

辛有志爱说自己是农家子弟,而迄今为止,他在快手最重要的自我介绍就是这个。

在直播电商热潮愈演愈烈之际,辛巴在快手直播间迅速吸引了一批忠实粉丝。使用的方法也很直接有效,那就是:交朋友不怕花钱,动不动就在直播间发红包和礼物。

“你看我手上的这道伤疤,是在家里用被子缝的,一个四岁的孩子,一滴眼泪都没掉。这就是你认识的心有知。我会因为感动而哭,因为委屈,因为哭不公平,但我不会因为痛苦而哭。我从小就没有流过。” 辛巴在视频中说。

对自己残忍、对朋友忠诚、白手起家、嫁给女神……辛巴的这些特点不断被放大,演变成突出的“个人设计”和商业价值。

2019年双十一期间,他创下了直播销售额20亿元的记录,稳坐“开手一哥”宝座。

辛巴风波持续

快手加速“去家庭化”

坐上快手“宝座”的辛巴带领家人,为站台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光环。

据今日网红统计,截至2020年5月中旬,快手辛巴818家族的粉丝总数已达到1.4亿,位居六大快手家族之首。

然而,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平台直播,辛巴却频频引发舆论风暴:造假燕窝、重播封路、退出网络闹剧……一连串风暴重回平台。

快手意识到风险,开始加快“去家庭化”的步伐。

据调查,2019年快手每年电商直播GMV为40-500亿元,仅辛巴家族的出货数据就高达133亿,占平台总量的近1/3。一年后,2020年快手电商的GMV将突破2000亿,但辛巴家族10位主播的累计GMV约为65亿,仅占总GMV的6%。

此前,快手主播家族的另一位网红“厄东”也表示:“官方现在改规则了,流量已经散了。官方希望用400万来培养10个账号,而不是1个40的主播。”百万。 ”

直播变了,辛巴自然不再是以前的辛巴了。

“重回直播电商舞台,昔日‘狮子王’辛巴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回到超级掌门人的位置,因为快手直播电商的生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且超级掌门的位置也消失了。”一位长期观察沙盘的业内人士告诉深网。

显然,对他来说,适应平台的生存规则远比抱怨平台有用得多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亚希传媒 » 辛巴流量花了2500万燕窝售假被平台“压榨”
分享到: 更多 (0)